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還未滿月,他就捐出了眼角膜

時間:2008-04-03 19:31來源:廈門眼科中心編輯:admin瀏覽:

【文章導讀】3月27日下午4時,廈門眼科中心眼表專科副主任醫師劉昭升帶上設備匆匆趕往福州,在那里,懷胎不足七月而產下的小自強還未滿月就離開了人世,劉主任此行就是去取小自強捐獻出的眼

  3月27日下午4時,廈門眼科中心眼表專科副主任醫師劉昭升帶上設備匆匆趕往福州,在那里,懷胎不足七月而產下的小自強還未滿月就離開了人世,劉主任此行就是去取小自強捐獻出的眼角膜。據了解,2007年以來,全國就經歷著角膜材料集體性缺乏的困境,而小自強也成為我省年齡較小的角膜捐獻者。 我們連名字都替他取好了3月27日,福州某醫院,兒科病房。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來自湖北的蔡立(化名)夫婦正默默地收拾東西,準備辦理離院手續。就在幾個小時之前,他們的孩子剛剛被主治醫生確認死亡。 蔡立是一名來福州的打工者,去年,他與結識七年的妻子完婚。上個月,妻子早產,產下了懷胎不足七個月的孩子。 早產帶來了一系列問題,如心肺功能不健全等。孩子一出生就被送進搶救室,雖然主治醫生竭盡所能,但孩子還是沒有撐過滿月。“我們連名字都替他取好了,”這位28歲的漢子語氣中有點哽咽,“叫自強,希望他能自立自強。”講話的時候,他手里還緊緊地握著一件嬰兒毛衣,這件衣服自小孩出生到離開人世就一直穿在身上,這是小孩的奶奶親手為他編織的。 “入土為安”,大凡事情的走向都是如此。不過,蔡立的抉擇顯然出乎家人的意料,他決定將自己孩子的角膜捐獻出來。 然而這一行為讓家人無法理解,“他都沒有享受到這個世界的美好,這樣太殘忍了”,蔡立的妻子對丈夫的行為琢磨不透。在她看來,雖然已不能再為孩子做點什么,但將孩子完整地送走至少是他們為人父母能盡到的責任。 “雖然孩子剛出生就走了,但他應該也想為這個世界留下什么。”這位年輕爸爸的眼里閃爍著淚花,“希望別人能用他的眼睛繼續欣賞這個世界的美好。”他在捐獻書上鄭重簽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在這之前,他都一直極力地說服著家人,包括孩子的奶奶。 在他簽好捐獻書的當天下午,來自廈門眼科中心的劉昭升醫生就順利取走了小孩的角膜,“在醫院還有兩三個病人在等著,如果在八小時內提取,可以保證鮮活性,有利于移植手術的順利進行。” 她用他的眼睛繼續“看”世界 蔡立沒想到的是,他孩子的角膜這么快就被移植到其他人眼里。

  在角膜運回廈門眼科中心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28日,就有兩個角膜穿孔的患者因為他孩子所捐獻的材料而順利實施了復明手術。 來自漳州的黃女士就是其中一位受益者。她因為受到植物性外傷導致真菌性角膜潰瘍而必須進行角膜移植手術。而為了等角膜,她和她的家人已苦苦等了一個多星期。 這位來自農村的普通婦女,顯然還不知道“角膜”具體是什么,但她很清楚如果沒有這種材料,她的手術就沒法開展,她就將可能面臨瞎眼一輩子的危險。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3月28日早上,她進入了手術室,順利完成了手術。而在術后幾天的臨床觀察中,黃女士的視力達到了0.5,這基本上可以滿足勞作和生活的需要。 “如果有人因此受益,那證明我的抉擇沒有錯。”不到24小時,蔡立的孩子——全省較小年紀角膜捐獻者的角膜就被迅速移植到其他人眼上。“他們可以用我孩子的角膜繼續欣賞這個美好的世界。” 眼庫的“尷尬” 在廈門眼科中心眼表專科吳護平主任的辦公桌案上,放著一疊文件,那是今年1月份省衛生廳關于在廈門眼科中心建立眼庫的批復,這標志著該院所建立的眼庫已得到官方正式批準。 這個眼庫的建立耗費了廈門眼科中心工作人員將近三年的時間。作為眼庫籌建的主要人物之一的吳護平主任,從2005年擔任廈門市人大代表以來,就一直為眼庫的籌備和建立奔波。他在眼庫審核會議中一直強調,“眼庫的建立不僅可以有效保證科研,更為重要的是應急廈門乃至閩南三角地區的角膜移植手術的中樞組織。” 但由于眼庫的成立,廈門眼科中心的壓力也接踵而來。“目前較為嚴重的問題是角膜材料來源不足,已跟不上實際需求。”吳主任表示,眼庫正經歷著一種尷尬的境地。 “這是一個全國性的問題。2007年以來,全國就在經歷著角膜材料集體性缺乏的困境。很多地方都出現等待角膜的情況,一些大中城市的眼庫甚至出現空庫。”即便如此,廈門眼科中心依然竭盡所能讓廈門眼庫保持良性運轉。“爭取讓眼庫的運轉發揮出功能,讓每個患者都能從中受益。” 北上福州、南下深圳、西進龍巖,與各地紅十字會聯系、進行角膜捐獻移植手術、與民航完成異地角膜運輸等,眼庫工作人員為了提取角膜,足跡遍布了周邊各地。 “但這些還遠遠不夠”,吳主任一語道出現在的困境,“2007年在我們這里登記需要做角膜移植的患者大約有1000例左右,但能夠得到捐獻角膜的僅300多例,大多數患者只能接受失明的命運。” 10:3,這個數字生動地說明了目前角膜捐獻形勢的嚴峻。 “像我們這種三甲醫院,勉強可以做到300臺的角膜移植手術,一些普通醫院基本上都難以開展這種手術,材料太難找了。”吳主任說。 為了珍惜每個角膜,廈門眼科中心還在全省開展了“角膜成分移植”手術,“說簡單點,就是利用各組織層的特性進行分割,將角膜的功能進行充分利用,一個角膜分成兩個用,甚至分成三個、五個。但這畢竟只能解決一時之需,不是長久之計。”吳主任對于目前角膜捐獻的形勢深感憂慮。

  角膜移植的困境3月28日,福州。 天氣有點陰冷。蔡立和妻子已辦理好出院手續,離開醫院,開始了另一段生活。對于他們來說,畢竟生活還要繼續,雖然他們都還沒有從喪子的悲痛中走出來。 他并不認為自己偉大,“也許很少人會做這種事情,就像家人反對我那樣。”但是,在他看來,這種行為恰恰是他尋求心靈慰籍的一種方式而已,“讓孩子為這個世界留下些什么。” 而黃女士是幸運的,因為她剛好等到了這個“材料”,而數以千計的患者還在為角膜材料而苦苦等待。 “大家的觀念還沒轉變過來,都比較忌諱這些。”吳主任表明自己的看法,“身體發膚受之父母這種傳統觀念還是占主導。” 顯然,現實情況并不容樂觀。在調查當中,大多數人都在回避這個問題,大多數人顯然也還沒做好服務其他人群的準備。 “一方面,可能是我們的宣傳還不到位。另一方面,中老年群體可能傳統觀念更強些,不大容易接受這些新的觀念。”吳主任道出自己的無奈。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建立和健全角膜捐獻機制、豐富廈門眼庫的工作還是任重而道遠。(東南快報 2008-4-3)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掃描二維碼關注廈門大學附屬廈門眼科中心微信